您现在的位置: 今日关注

勠力同心谱写“两聚一高”新篇章
市政协八届一次会议隆重开幕
夏锦文出席会议并讲话 李国忠作常委会工作报告

发布时间:2018-01-18 05:35:23  金山网 www.jsw.com.cn 【字体:放大 缩小 默认

南昌近视眼手术能治好吗,

本报首席记者 赵忆宁 克里比报道

  担任克里比港指导监督委员会工作的M.C. Hand Bahiol出生于1962年,1980年毕业于喀麦隆国家高等工程学院(巴黎综合理工学院)电力和机械专业。1982年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和纽约大学经济学研究所(纽约)工商管理研究生院学习,1984年获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。回国后在喀麦隆国有投资公司(The National Investment Corporation of Cameroon)负责工程管理工作。

  Hand介绍说,参与克里比深水港(一期)工程,是他迄今为止做过的最大项目。

  为建设克里比深水港以及配套工业园区,喀麦隆政府专门成立了克里比港区指导委员会,该委员会由20多名部长组成,主席是经济计划国土部部长,副主席是交通部部长。委员会下设指导监督委员会,具体负责项目的技术与监管的工作,Hand担任指导监督委员会副协调员。他告诉记者,“我们在很多项目上都采用设立委员会的方法,但在克里比港政府选择由20多个部委共同参与的指导委员会,这在喀麦隆还是第一次”。

  克里比港是喀麦隆人的自豪

  《21世纪》:从杜阿拉港来到克里比港,感觉两者还是有不同的。你能否从专业视角对这两个港口进行比较?

  Hand Bahiol:克里比港是一个深水港,目前水深有15到16米;而杜阿拉港在中国港湾进行疏浚之后,最多也只有8米的水深。作为深水港,克里比港能够接纳的船只是吨位比较大的,而杜阿拉不具备这种条件。从货物进出而言,克里比港的条件更好,具备相应能力,现在也做好了一切准备接纳大型船只。

  克里比港的建成可以为喀麦隆降低运费。过去只有杜阿拉港,港口比较小,只能靠小船一批批运进来,运费会相对比较高。而克里比港是深水港,能够接纳大船一次性运进来,运费就会相对较低。例如进口水泥,从杜阿拉港每次只能容纳1万吨的船进来,但是从克里比港走,每次的运力能提高好几倍,我们可以将港口的货物输送到中非其它地区。运费降低了,货物成本就降低了,货物的售价也可以降低,这对人民的生活和国家项目的开展都是有利的。

  《21世纪》:克里比港口项目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?

  Hand Bahiol:对我个人的职业发展来说,克里比港的建设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。我之前做过道路、工厂、医院的项目,但是这些项目的合同金额都没有超过1亿美元。克里比深水港一期是我做过的合同金额最大的工程,而且也是内容最复杂的一个,包括机电、土建等各个部分,让我从中受益匪浅。这个工程也是我做的第一个EPC工程,之前做的项目都是政府现汇项目。

  《21世纪》:在西非海岸线,克里比港也算是规模超大、设施非常先进的港口。喀麦隆人对克里比港这样一个现代化超大港口的建成,是否感到很自豪?

  Hand Bahiol:这个港口还没有正式运营,所以只能说“将会是”最大的港口。就我了解,喀麦隆人对这个港口非常自豪,而且也非常惊讶这个大项目竟然能按时完工,当时他们也有一点怀疑。港口是在2015年3月交付的,如期建成给人们带来了惊喜,大量新闻媒体对克里比港口进行了正面积极的报道。

  《21世纪》:给你印象最深的报道是什么?

  Hand Bahiol:2011年比亚总统访问中国,中国交建的领导送给总统一个礼物,是中国传统琉璃制作的九龙壁,当时喀麦隆媒体报道说,这是“龙的礼物”,中国公司要把克里比作为一个礼品送给总统。媒体把礼品象征性化与形象化了。

  喀麦隆有非常强烈的发展意愿

  《21世纪》:就全球而言,非洲是欠发达国家最多的大陆。从你个人的角度,是否有要追赶上发达国家的愿望?

  Hand Bahiol:不仅仅是我,太多人都有这种愿望。上百年来喀麦隆都没有发展起来,我们经受各种困难,一次次地丧失各种机遇。如今我们这代喀麦隆人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下一代人在努力。我们现在也有很多规划,包括港口、高速公路、基础设施建设等等,但还是陷于财政资源有限的困难。2019年的非洲国家杯足球赛将在喀麦隆举行,总统也为此制定了三年规划,包括道路、场馆建设等。喀麦隆人是有非常强烈的发展意愿的。

  《21世纪》:你在职业生涯最大合同金额的工程项目中学到了什么呢?

  Hand Bahiol:不仅仅是对我,对于喀麦隆来说都是第一次建设这么大型的港口,我们从中收获了很多专业知识与经验,在这个项目我们(喀麦隆工程师)是边学习、边建设、边请教。从专业来讲,水工项目和土建项目是完全不同的,土建项目可以说是大同小异,但是水工项目每一个都有各自的专业知识,我们需要了解这些知识,在和承包商中国港湾打交道的过程中,一直在不停地学习他们先进的技术。

  在港口开工之前,中国港湾给我们提供了之前他们在安哥拉建设的洛比托港作为样本。港口建设有很多种方式,在决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达到最便捷、高效和优质目标的过程中,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多种选择方案,并提出了他们的专业建议,最后我们与业主和企业共同协商,找到双方都认同的方式施工。所以,无论是在施工技术、工程管理还是专业知识方面,我们都学习到很多。

  “中国标准更适合我们”

  《21世纪》:克里比港建设使用的是中国的标准,但是之前非洲国家工程师们的经验都来自英法或者欧盟标准。现在港口的一期工程已经完成,你认为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标准有高低之分吗?

  Hand Bahiol:克里比港和高速公路用的是中国标准,这是当时合同里规定的。从实施的情况来看,业主也认为用中标是比较好的,而我个人认为,中国标准其实是更好的。我们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,原本国家的财政就有困难,中国标准建设成本是最低的,而质量上并不分高下。在高速公路项目上,我们做了法国标准和中国标准的对比研究,结果发现在道路设计时速120公里/小时以内的情况下,两种标准没有实质性区别,而且中国标准节省建设成本,适合的就是最好的,中国标准更适合我们。可能是因为有些人对中国标准并不了解,才会觉得中国标准不如其它标准。主要是施工方不仅严格遵守中国标准,并把中国标准执行到底,这点中国港湾做得非常好。

  《21世纪》:港口项目也做了标准间的比较研究吗?

  Hand Bahiol:因为我们对水工项目没有积累,而对道路、桥梁工程更熟悉一些,之前使用的是法国标准、喀麦隆标准,所以在港口项目上我们没有能力做中标和其它标准的研究。但在高速公路项目中进行了中标和法标的对比研究,结果没有发现孰优孰劣。按照中国标准路面设计时速是100公里/小时,但法国标准和当地标准没有具体的时速限定,在比较中我们发现,中标的100公里/小时时速基本相当于其它标准的110、115公里时速。

  另外,通过比较还发现,中标的线型设计,就是勘查之后道路的路线设计,尤其是弯道的曲径设计更合理。再比如,港口工程堆场上的连锁块,中国对材料、形状、厚度、宽度都有一定的标准,而且有检测方法来证明这些连锁块是合格的,但不需要做抗弯折实验,而在西方标准里这类块体是有抗弯实验的。当时我们就提出来要做抗弯折实验。中国人建议我们取样本送到喀麦隆国家实验室测试,结果发现实验结果非常好。

  《21世纪》:你知道,在一些人的眼中中国标准不如其他国家的标准,但是他们并没有科学的依据。

  Hand Bahiol:我个人认为中国标准是先进的,因为中国标准是中国在获取国际经验基础上,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做了调整的标准。喀麦隆市场一直习惯使用法国标准或其它标准,但是在这个项目完成后,我们看到了按照中国标准修造的项目质量非常好,进度也有保证,现在喀麦隆市场非常认同中国标准。

  《21世纪》:现在项目的一期工程已经完工,二期工程也马上就要开始。在一期项目进行中,你们聘请的是世界上知名的咨询工程师或者顾问公司。在二期工程建设中,你们能否独立进行工程监理?

  Hand Bahiol:从信心上我们当然是有的,但是根据国家法律规定,超过1亿中非法郎的大型公共项目要聘请第三方咨询公司。

  《21世纪》:你刚才也提到人们对港口一期工程的评价是两个字“快”和“好”。能否从专业角度给我们提供几个例子,解释一下“快”在哪里、“好”在哪里?

  Hand Bahiol:我很难给你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这个工程是如何又好又快的。工程验收分为13个部分,花了整整两个月,每个部分、每一项都是由咨工、业主和现场工程师一同验收通过的,然后才接受项目的。只要符合标准和要求,就是“好”的体现。

  《21世纪》:整个工程你们都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吗?

  Hand Bahiol:这么大规模的工程,说完全没有不满意的地方也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这个项目是我们认真验收过的,说明它的质量是符合我们预先约定的标准的。如果运营商进入之后认为有需要改动的,那是运营商的意见,至少我们从工程角度很满意工程的质量。

  作者:赵忆宁

 

来源: 作者:  责任编辑:邓宇
分享到:

金山论坛】 【 打印】 【 关闭
 
 
 
相关新闻